我的网站

全国免费热线: 400 3232 5678
导航菜单

热点新闻

陌生人社交抢夺00后,算法分配女朋友到底靠不靠谱?

  隐藏头像式陌生人社交不看人,只看内容。内容直接体现“三观”和需求。

  白天,蒋哲涵给人的感觉很阳光,毕竟他拥有1米7的身高和健硕的身材;夜里,他的内心偶尔很孤独,特别是在一次醉酒后,空虚袭来。
 
  “你什么都别说,听我说,可以吗?”他打开一个叫soul的社交软件,在上面匹配到了一个女生。他不知道那个女生是谁,他也不在乎那个女生的身份。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只要她能够把蒋哲涵的内心独白听完就好。
 
  他一边憧憬接下来的自我倾诉和宣泄,一边害怕被那个女生拒绝。
 
  “你说吧。”那个女生的声音传到他耳里。
 
  蒋哲涵告诉那个女生,他18岁,刚刚结束一段恋情。他很喜欢、很思念前女友,分手后,他对爱情有了更深的理解……那个女生年龄比他大,蒋哲涵一边诉说内心的青春情愫,她一边插话开导他。
 
  整个对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,“借着酒气说的那些话,平时我哪敢啊”。而他忽略了一点,那次对话在一个陌生环境,对象是陌生女孩,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对女孩抱有一种天然的信任感,哪怕是为了满足某种社交幻想。
 
  他们的整个对话都发生在soul上面,与他们有类似经历的人成千上万。第一次登录soul,蒋哲涵无需填写任何资料,回答几个问题做人格测试就好。进入软件主页,会有一个滚动“球体”出现在你的眼前,“球体”由每一个人的名字组成,保有科幻感。
 
soul有星球、广场、发布、信息和自己五个功能版块soul有星球、广场、发布、信息和自己五个功能版块
  soul有星球、广场、发布、信息和自己五个功能版块,“广场”功能类似微博,整体而言,soul要更加小清新。
 
  蒋哲涵身上有一个标签叫“00后”,企鹅智酷的数据显示,我国有1.6亿“00后”和“05后”,目前处于小学阶段的人约有6575万,初中阶段4442万,高中/中专3967万,离校进入社会4776万。
 
  这一代人大多生长在阶层流动性降低、物质生活优越、独享父母疼爱、课业负担更重、移动互联网和内容大爆发的年代。
 
  企鹅智酷的数据还显示,“05后”使用家长手机得到了七成以上家长的同意,每天有3个小时以上的自由时间。这意味着,他能拥有足够的渠道和时间接触互联网。
 
  他们很早就开始探索自我认知了。《腾讯00后研究报告》有数据显示,66%的“00后”表示“有很多决定都是我自己做的”。移动互联网让这一代人能高效地接触不同领域的信息,并作出判断;但他们也很孤独,内心情感丰富敏感,习惯在社交平台上表达自己的想法,能在那里找到共同记忆。
 
  2012年诞生的微信是满足不了他们的,一款拥有10亿月活用户的软件不会轻易为某一个群体妥协,任何一个变动都会影响到十多亿人,得不偿失。微信在今年对产品动过手脚,每一次调整都引起不小的波澜,其中有很多反对和埋怨的声音,微信团队最后不得不将部分改动改回原来的模样。
 
  在商业战争里,有一种形式叫“侧翼战”。在这种战斗形式里,攻击方不会直面自己的对手,而是在对手顾不上的领域构筑自己即战力,发动突然袭击,出乎意料,直插要害。在社交领域,soul、一罐等新型社交产品走的就是这条路,他们找了一条非常狭小的赛道——soul讲究陌生人灵魂交流,一罐注重陌生人标签化交流。
 
  这两个狭小的赛道都是QQ和微信里的某一个小功能,被新形势下的创业者赋予了新的生命,也让他们在社交领域分得一杯羹。
 
  soul创始人张璐,2007年从中山大学本科毕业,在尼尔森市场研究公司任职,参与数据挖掘和分析,消费者行为研究项目。2009年加入Innext管理咨询公司,任中国区总经理,直接向总部的合伙人汇报。用她的公开介绍来说,“积累了良好的商业嗅觉,价值理解和谈判能力。”
 
  2016年她决定做soul时,互联网审美还以“看脸”为主流。她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不以脸为必要条件,而用‘图片音乐’进行心灵匹配,给人们更多想象空间和感知能力,给高素质的人群一个交友,同时表达,展示自己的平台。”
 
  而她有另一个最直接的需求:“作为一个白领高知女性,我们发现想要在互联网上找到相对干净,纯净的聊天交友空间,放眼望去,市面上并没有非常合适我们的交友软件。”
 
  她想做一款分分钟找到“对的人”的聊天分享软件。“soul是一种比较私密的社交方式,确保了用户可以没有压力地进行分享、倾诉和沟通。”她在接受《每日商报》采访时称。
 
  “00后”是soul和一罐的主要目标群体,这类人群在未来的5年里,会成为互联网的主要年轻消费者。不过,现在他们还在养成阶段。soul的野心可不只是“00后”,它将目标人群从12岁到50岁,能吃下的一个都不放过。
 
  这类目标人群最应该来承接的社交软件是QQ,因为它拥有更为深厚的低龄化社交土壤。只是,广告越来越多、界面越来越“脏”、功能越来越重的QQ生活得并不好,它正在丧失低龄化社交老大哥的江湖地位。
 
  腾讯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,QQ 月活跃账户数达到 8.03 亿,比去年同期下降 5.5%。
 
  从2016年的8.99亿相比,QQ的月活跃用户数,已经跌去了差不多1个亿,而且跌出了一条断崖式的曲线,即使有短暂反弹,随后也在继续下跌。
 
  当然,这并不会影响QQ在实际生活中的使用,比如家长必须要在QQ群里帮助孩子做家庭作业。但QQ遗失的那部分人,正在成为别人的“座上宾”。